移动版

恺英网络巨额资产遭传奇IP冻结 终止协议被多方裹挟 投资者利益难保护?

发布时间:2020-07-03 21:59    来源媒体: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恺英网络(002517)巨额资产遭传奇IP冻结 终止协议被多方裹挟 投资者利益难保护?

7月3日晚间,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裁定书,由于株式会社传奇IP和子公司上海恺英网络、浙江欢游网络诉讼一案,法院冻结公司银行存款5000万和上海恺英网络持有的浙江九翎出资额736.85万元。

此前,恺英网络曾以10.64亿人民币收购浙江九翎70%股权。今年4月,恺英网络因浙江九翎面临巨额诉讼,欲终止收购协议。但是这个过程充满了影视剧般的戏剧性。

此前,恺英网络曾发布《关于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可能取消召开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原计划于7月10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可能取消,本次股东大会将审议受多方关注的《关于终止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相关协议的议案》,但因为浙江九翎原股东黄燕女士要求对《终止协议》约定的债权债务解决方案进行修改,并在6月28日到公司索回了之前黄燕、张敬(黄燕配偶)的《终止协议》签字页。而这一行为,将导致股东大会无法召开。公司称,“黄燕女士在确认债权债务解决方案并签字确认后索回签字页的行为,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对黄燕女士该行为给公司造成的损失,公司将保留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以维护公司及股东的合法利益。”

阻挠《终止协议》的似乎不仅仅是黄燕、张敬,还有娱美德公司。

根据之前公告显示,上海恺英和浙江欢游再次被娱美德告上上海法庭,要求恺英承担子公司欢游的清偿责任,此前类似的要求已被北京法院驳回。

前后两次上诉,两案当事人相同,诉讼标的相同,换个时间,换个法庭,改个金额,再来一遍。这种行为,往轻里说,是干扰中国公司的正常经营,企图以影响上市公司股价绑架恺英就烦;往重里说,就是重复耗费中国的诉讼资源和社会资源。

一直以来,美娱德相关的传奇IP纠纷案屡屡不断,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作是它的一种“商业模式”,通过近乎于“耍流氓”般的操作,来通过“非商业”的方式,来谋取“暴利”。在多年对决中,娱美德为了达成其目的,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而这一次更是企图通过浙江欢游碰瓷上海恺英,而又通过拉扯上海恺英从而达到裹挟浙江九翎的目的。

九翎,才是娱美德的根本目标!

另一方面,这次起诉,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几天前刚爆出的“二股东联合声明”。上海恺英在收到上述《应诉通知书》没两天,立刻就被二股东冯显超发难,作为联合声明的主角,圣杯投资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冯显超曾经是恺英的2号人物,当年与王悦一同创立恺英网络,一同高额质押股票。之后,恺英频发“总经理被捕事件”,前后三位总经理被捕,而二股东冯显超却“全身而退”,并在恺英股价触底,也是公司最难的时期,辞职离开。

彻底离开的几个月后,新班子刚刚挽回一些局面,冯显超又一次出现了,但他这次为准备重整旗鼓的恺英带来的却不是什么“希望”,反而是“釜底抽薪”。先是反对公司决议,之后又纠集恺英持股公司的股东发声明,号称自己质押股票是被恺英公司所为,所持股份被非法拍卖,即上述的“联合声明”。

但实际上,上海恺英从未持有过圣杯、骐飞两公司的股份,对其没有法定义务,而拍卖股份是法院主持的执法行为。同时,冯显超自2019年起极少参与恺英管理,其《联合声明》被业界认为是其为解决个人困境和商业纠纷、碰瓷上市公司的恶意行为。

6月18日,二股东冯显超提议召开股东大会反对签署终止议案。6月28日,上海金融法院连续发布4项拍卖公告,其中3个被执行裁定人均为冯显超个人,被执行裁定股份数量占到其个人所持股份比例的30.43%。2020年6月28日,原股东索回《终止协议》签字页。二股东冯显超发难上市公司,发布举报信举报终止收购事宜。

这几方几乎在同一时间,以正常诉讼情况下可能根本无法胜诉的条件发难,除了以商誉来要挟上市公司恺英之外,很难想到还有其他合理的可能性。

很难让人不联想到这几方是否有什么合作?

比起恺英网络忙着稳定经营、回购股票等推动股价回升的行为,冯显超除了在公司困难时期袖手旁观,还以二股东身份提出多项反对议案,甚至高举“举报”大旗,试图威胁恺英,打压股价,摆明了谋求私利。

而在九翎事件上,恺英可以说是想尽办法,一方面为了降低对上市公司的影响,全额计提商誉,同时与小股东沟通,试图通过签署终止收购协议进行不良资产剥离,就差临门一脚之时, 却遭遇到了二股东发难、小股东违约、娱美德突袭这一连串的动作,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名为九翎的这条锁链已牢牢的捆绑住了上市公司,让上市公司进退维谷。

此事令人联想到近日腾讯诉讼老干妈事宜。腾讯方面提起诉讼并在毫无通知的情况下立即冻结了老干妈1600万资产。尽管此事最后证明是乌龙事件,然而贸然冻结公司资产,对公司的损失谁来买单?

早前交易方案显示,浙江九翎公司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估值为15.2亿元,如此高估值导致此次冻结资产数额同样存在数额过量的嫌疑。若诉讼方目的不纯,更是侵犯上市公司及广大中小投资者利益。

公告中提到“冻结上海恺英银行存款人民币50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可能会对上海恺英的现金流产生不利影响,同时可能会对上海恺英的日常经营和业务拓展造成一定的影响;对公司本期或期后利润影响存在不确定性。浙江九翎系公司的控股子公司,2018年5月29日公司召开的第三届董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上海恺英以106,400万元人民币收购浙江九翎股东持有的70%股权的议案。本次冻结了上海恺英持有的全部浙江九翎的股权(上海恺英持有浙江九翎70%的股权),将对公司未来处置浙江九翎股权事宜产生不确定性,可能对公司战略布局、业务规划造成较大影响。”

多灾多难的恺英网络,何时才能走出历史阴影,恢复元气重新寻回往日荣光?

编辑:蒲巧云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