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恺英网络8378万股将被拍卖,实控人持股轮候冻结率416%,控制权或生变

发布时间:2020-06-19 12:24    来源媒体:和讯

财联社(记者 柴刚,实习生 李子健)讯,曾因《蓝月传奇》炙手可热的恺英网络(002517)(002517,股吧)(002517.SZ)6月18日晚间公告称,股东骐飞投资因所持公司8378.19万股股份质押违约,被司法强制执行,将被拍卖、变卖。该笔股份被拍卖、变卖暂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但鉴于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骐飞投资全部股份均已被冻结和轮候冻结,后续可能存在公司实控权发生变动的风险。

相比这些,恺英网络实控人王悦或许更关心的是,能否在“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中全身而退。2019年,恺英网络至少5位高管涉嫌犯罪而被调查,16位高管离任。公司则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叠加业绩爆雷,内忧外患之下,公司控制权也可能生变。

多位高管被调查 实控人持股轮候冻结率416.21%

骐飞投资上述被司法强制执行股份占其所持上市公司股票的88.85%,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3.89%。骐飞投资与恺英网络实控制王悦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5.56亿股,占总股本的25.82%。

早前,骐飞投资就因股票质押违约、爆仓而多次被司法执行和被动减持。如今,王悦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份均已被冻结和轮候冻结,恺英网络实控权存在变动的风险。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其中,王悦所持上市公司股份累计被冻结的数量为4.62亿股,占其所持股份的100%,占公司总股本的21.44%,累计轮候冻结数量为19.21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数量的416.21%,占公司总股本的89.25%。 除了上市公司控制权生变,恺英网络管理层亦麻烦不断。2019年3月,王悦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2019年4月,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被调查;2019年10月,董事长金峰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采取强制措施,于同年11月份取保候审。

2019年,恺英网络至少5位高管涉嫌犯罪而被调查,16位高管离任。恺英网络还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颇为耐人寻味的是,2020年5月21日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关于拟向金融机构申请综合授信额度并为子公司提供担保的议案遭到持股3.02亿股的股东反对,而二股东冯显超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恺英网络的股份数刚好为3.02亿股。

21亿商誉爆雷 收购资产麻烦不断

虽然恺英网络股价暴跌主要是受公司及高管被调查影响,但与其业绩也不无关系。一季报显示,公司营收为4.23亿元,同比下降36.93%;归母净利润为0.3亿元,同比下降66.35%。恺英网络称,主要系上年同期运营的一些游戏在本报告期内已停止运营或进入生命周期末期导致。

而业绩真正爆雷的还是2019年年报,公司全年营收为20.37亿元,同比下降10.81%;归母净利润为-18.51亿元,同比下降1161.26%。主要系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商誉期末余额较期初余额下降71.11%,减少20.98亿。

上述商誉大额计提,与控股子浙江九翎涉及80亿元的国际仲裁诉讼,以及所收购资产浙江盛和未完成业绩承诺有关。

2016年,恺英网络通过全资子公司以现金2亿元获得浙江盛和20%股权,次年恺英网络以现金16.07亿元、增值率高达2989.7%收购浙江盛和51%的股份,形成了20.82亿元商誉。交易对手方承诺,浙江盛和2017~2019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5亿元、3.1亿元、3.8亿元,同时承诺,收到股权转让款后,将拿出7.5亿元购买恺英网络股票,而2019年实际业绩仅为1.98亿元。

浙江九翎的情况更为复杂,不仅面临高达80亿元的“传奇IP”国际仲裁诉讼,恺英网络还将“退货”。2018年,上海恺英以706.58%增值率、10.64亿元现金收购周瑜、黄燕、李思韵及张敬合计持有的浙江九翎70%股权,转让方也承诺投入不低于5亿元资金购买恺英网络股票。

不过,浙江九翎原股东在约定期内尚有3.94亿元购买恺英网络股票的义务未履行。此外,浙江九翎存在多起未结重大仲裁诉讼案件,申请人包括腾讯、传奇IP、娱美德等公司,其中传奇IP认为浙江九翎未能根据《许可协议》的约定支付相关费用,向韩国商事仲裁院递交索赔声明,索赔金额高达80亿元。5月26日,韩国商事仲裁院判决浙江九翎支付传奇IP合计16.98亿元。 而在4月2日,恺英网络曾公告称,由于浙江九翎原股东未履行买入恺英网络股票义务,以及存在多起未结重大仲裁诉讼案件,上海恺英拟将其持有的浙江九翎股权返还给原股东,原股东向上海恺英返还股权转让价款9.61亿元。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